黄健翔:全运会何去何从是个大问号

著名体育评论员黄健翔

一转眼又到全运,从看全运到解说全运再到评论全运,说起来这个运动会也快数不清经历了多少届了。四年一轮回,如果让我展望全运的未来,不如先回顾一下全运的过去,底下是几个全运的老段子。

一枚金牌两个主

代表“全运特色”的双积分,有时候是各方妥协的产物,吴静钰出生在江西景德镇,一次全国青年锦标赛,江西省队经费紧张,无法提供参赛费用,吴静钰父母和几位家长,还有教练王志杰,一起凑了参赛费用。这次比赛中,江苏省队看中了王志杰,把他挖到江苏。北京奥运会,吴静钰代表江苏参赛,江西方面非常不满,最后国家体育总局出面调停,吴静钰的奥运会成绩,实行江西江苏双积分,全运会成绩,算在江西名下。

有些双积分有名无实,是为了确保奥运参赛资格等目的,就是选手的注册和培养省队是同一个人,仅仅通过另一个队为了方便报名奥运会。女子举重的这个问题尤为明显,比如去年伦敦奥运会的金牌得主王明娟,她的女子举重金牌就由湖南和山东分享。其实她是土生土长的湖南人,然后输送到国家队,跟山东没任何关系。举重项目奥运名单的拟定,常常是体育总局和各地方体育局博弈的结果,已经有了心照不宣的默契。此前,王明娟缺席了雅典和北京两届奥运会,去年终于如愿以偿。

奥运会金牌换算成全运会金牌,跟全运会举办时间的调整有直接关系。全运会从前是在奥运会的前一年举行,比如1983年的上海全运会,还有1987年的广东全运会。这么安排,一个考虑是通过成绩,选拔人才去参加奥运会,但这个考虑很快落空了,因为很多好成绩只出现在全运会上,一些选手在全运会上很威风,到了奥运会就蔫了。于是,国家体委,当时还没有国家体育总局,国家体委从第七届全运会开始,将比赛时间设在奥运会的后一年,然后又有了奥运会金牌计入全运会的政策。

全运会的金牌乘法

参加全运会的选手中,也有交流选手,比如八一队的队员,如果在各省注册,那么就可以双金牌,林丹夺金,就可以让福建同样享受一金。

这直接导致了第十届全运会的孙福明重赛事件,那是女子柔道78公斤级决赛,一方是悉尼奥运会冠军、辽宁选手孙福明,另一方是是辽宁籍的解放军选手闫思睿。

孙福明在雅典奥运会上没能再夺冠军,对这枚全运会金牌充满渴望,婚后一个月就归队训练,在全运会赛场上,她以三个一本杀入决赛,离决赛还有一个小时的时候,孙福明仍非常自信,对身边的记者说:“打到这个份上,没谁能轻易赢我,闫思睿在年轻队员里是挺不错的,但是我应该没问题。”但不一会后,教练刘永福找到孙福明,要求她输给闫思睿,按照双记分原则,两个代表团各有一枚金牌入账,皆大欢喜。

决赛进行了30秒后,教练刘永福在场边大吼一声,孙福明直接倒地,闫思睿以一本获胜。这出戏演得太假,引起了媒体和领导的关注,要求两人重赛,重赛中两人像是真打,都大汗淋漓,但取胜的还是闫思睿。

全运会的内定

全运会的内定一般有三种,首先是内定东道主选手夺冠。

2009年十一运,东道主运动员刘霞在女子无差别级柔道比赛中击败江苏选手刘欢缘拿到金牌,但刘霞在比赛中从未出招,只用了一招:躲避。当值主裁做出两次对刘霞不利的消极比赛判罚,但随后取消第二次消极比赛判罚,最终两人拖成平局。国际柔道比赛规则是,平局情况下进攻积极方获胜,但全运会有自己特殊的规定,也就是平手情况下体重轻的胜出。而玩了整场猫鼠游戏的刘欢缘怒不可遏,拒绝称体重,离开赛场时踢飞混合区广告牌大骂“太黑了”。

内定的另一种情况是是国家队内部协调利益内定全运会冠军。

例如十一运跳水比赛的男子双人十米跳台,发挥更加出色周吕鑫和王建凯明显被压分,最终冠军旁落给了北京的组合林跃/曹缘。当时裁判的打分让很多跳水界专家困惑,因林跃和曹缘的组合高矮对比鲜明,身高差距大,而且在第五跳完全不同步,但同步分拿到9.5分。

就是在那届全运会跳水比赛中,一位叫马延平的跳水裁判以心脏病为由,留下一份心电图检查报告退出全运会的跳水比赛。次日下午,这位跳水国际A级裁判,前湖南跳水总教练、曾经担任过熊倪启蒙教练的马延平,在接受采访时愤然表示,“离开不单因身体有病,还是因为不满本届全运会跳水的黑幕,因为所有金牌全部提前预定。”他给裁判长余俭留下一句“我不奉陪了”,就离开了。离开后的马延平预测接下去跳水四枚金牌归属,最终的结果跟他预测的丝毫不差,按照他的说法不是他预测的准,而是跳水比赛的金牌早就内定了。

另外,由于围绕解放军选手的特殊的双积分规则,一旦某地选手在决赛遇到和他(她)相同归属地的解放军选手,内定也特别容易出现,我们在上一期节目中说到的孙福明让赛事件就是典型的。

同样的典型比赛还有十运会古典式摔跤84公斤决赛,决赛前安徽的李大新突然宣布弃权,对手解放军队的马三义不战而胜拿到金牌。李大新为什么弃权,因为马三义就是安徽交流到解放军的运动员,如果马三义夺冠,安徽和解放军各算1枚金牌。

使阴招干扰对手

在体育比赛中,我们常看到球迷为了支持自己的球队,在对手比赛时挥舞荧光棒、仍打火机、喝倒彩、心理干扰等,这些其实都还在正常范围内,相比而言,全运赛场上的一些阴招就让人心惊肉跳了。

比如武术比赛,将对手武器弄断看你怎么比。十一运武术套路男子刀术棍术全能比赛中,首先是四川选手侯建在做一个以棍击地的动作中,“啪”一声棍子折断,令观众哗然。随后更有安徽选手杨念武遭遇了更大的尴尬。当时他挥着手中的棍了,谁知道棍子却从一头断裂。杨念武看着断成两截的棍子,无奈苦笑, 黯然离场。广西队的选手在朴刀进枪对练表演时,枪断了,导致广西该比赛没有获得成绩;四川队的双刀进枪,枪头断裂飞出去,四川队该项目也没有比赛成绩。频繁发生这样诡异的画面,难道是十一运会的无数刀枪设备是伪劣产品,我们都知道,全运会可是舍得花钱的。

更可怕的事情发生在赛马比赛中。还是十一运,广东东莞“农民马王”李振强代表广东队参加场地障碍赛,秩序册上注明有他斥巨资购买的“珍匹”(Jumpy)的名字。但是赛前广东队教练透露,“珍匹”不能参赛,因为这批马已经死了!广东马术队领队潘玮说“比赛前‘珍匹’突然出现肚疼病症,不知道怎么就死了。”赛前被追捧的新疆俄罗斯族女骑手刘丽娜后来在决赛中骑着她的“华彬一号”,击败其他几名广东队选手的“包夹”,拿到盛装舞步的金牌。而你知道,新疆选手和十一运东道主山东是协议计分。

上面这些在全运会的历史段子中也许只是沧海一粟,这么多年来耳闻目睹的赛场盘外招太多太多,我在网站新节目《黄段子》里面还有更多的段子回忆。和很多人的想法一样,我能肯定的一点是,即将举行的十二运,又会有新的招数出来。如何让这些故事从全运会赛场上消失?对这个问题我只能打上一个问号。那么充满了这些故事的全运又何去何从?当然答案只能是一个更大的问号。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黄健翔:全运会何去何从是个大问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