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辛格:大满贯赛冠军属于一人记住亚军很费劲

新浪体育讯 北京时间7月17日,在人们记住大满贯赛胜利者的时候,或许也应该记住这里总有一个,或者很多个倒霉的失败者。他们打得不是不好,仅仅是一杆或者两杆打失误了,结果他们就错过了高尔夫之中的至高荣誉。不过现实就是如此,一将功成万骨枯。

保罗-阿辛格(Paul Azinger)靠在穆菲尔德第18洞果岭旁边的围栏上。自从英国公开赛第一次来到穆菲尔德举行,已经有13名选手在此赢得银质奖杯。许多人都认为穆菲尔德是最公平的林克斯球场。

可以肯定保罗-阿辛格并不那样认为。

1987年,穆菲尔德成为尼克-佛度赢得第一场大满贯赛的地方。当时他在最后一轮打出18个帕。可是如果保罗-阿辛格的开球没有进入第17洞五杆洞的沙坑之中,又或者他进攻第18洞果岭的一杆没有下果岭左边的沙坑,18个帕或许算不上好。

保罗-阿辛格在那两个洞都吞下了柏忌。一杆领先变成了一杆失败。“那有可能重重挫伤了我,”

保罗-阿辛格说,“可是我并没有意识到我的失败有多么惨重,因为我不知道如果我赢了我将创造历史。我不知道20年之后我仍然会被问到当年的问题。”

这个夏季的热门话题是:虽然很多场大满贯赛是被赢走的,但是又有多少场大满贯赛是被输掉的呢?

五年之后,尼克-佛度在穆菲尔德再次取胜。这一次,约翰-库克在第17洞错过了3英尺小鸟推,接着在第18洞吞下了柏忌,以一杆之差败北。

尼克-佛度三次赢得美国大师赛,每次他都得到了很大帮助。1989年,斯科特-霍克(Scott Hoch)错过了制胜的3英寸半推杆,尼克-佛度在随后一个洞击败了他。一年之后,尼克-佛度赢得了另外一件绿茄克,这一次雷蒙德-佛洛伊德(Raymond Floyd)在延长赛中打第11洞的时候将球击入了水障碍里。好吧,谁又能忘记格雷格-诺曼1996年丢掉6杆领先,让尼克-佛度夺取冠军。那仍旧是大满贯赛历史上最后一轮的最大崩溃。

要让人记住亚军,就像人们记住冠军那样,真的很费劲,可是这样的事情发生过,而且发生过很多次。

最著名的事件无疑是1999年在卡诺斯蒂的最后一洞,让-范德维德(Jean Van de Velde)丢掉3杆领先。人们的记忆如此鲜活是因为法国人挽起裤腿站在巴利溪中,谈论是否应该打那个在水中半浮着的球。桑姆-史立德(Sam Snead)以为他需要抓鸟才能赢得1939年美国公开赛,结果他一路摔下去,最终吞下三柏忌,结果他以两杆之差未能进延长赛。而他一辈子都没有赢过美国公开赛。

瞧一瞧一年之前的皇家利瑟姆。站在第15洞发球台上,亚当-斯科特拥有4杆领先。四个洞之后,澳大利亚人看到埃尔斯与埃尔斯一起合影。那算埃尔斯赢的,还是亚当-斯科特输的呢?

“我想100%是他们赢的。”保罗-阿辛格说。

肯定的程度就像最低杆总是在高尔夫中夺冠一样,只要你的杆数是正确的。[关于这一点,不得不提醒你1968年罗伯托-德文森佐(Roberto de Vicenzo)在奥古斯塔之失。]

“可是,”保罗-阿辛格说,“我相信也有很高比例是他们将冠军送到了胜利者手里。”

(小风)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阿辛格:大满贯赛冠军属于一人记住亚军很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