掘金主帅谈终极理想:15连胜能怎样?我们要的是冠军

记者苏宇腾报道 他是史上胜场总数第六多的教练,他曾经两度战胜癌症,他曾经执教过前开拓者主帅内特·麦克米伦、现快船主教练德尔·尼格罗,他近乎决绝地选择用安东尼换取心中理想的篮球体系。如今,他手下一帮年轻人用一波平队史最长的15连胜(掘金在加入NBA前在ABA的最长连胜纪录是15连胜)帮老帅正名。

卡尔的体系似乎和当代篮球格格不入,当全世界都在盯着詹姆斯、科比、杜兰特、保罗、安东尼这些球星的时候,卡尔将一帮功能鲜明的球员捏合成排名西部第三的强队。

101比95,15连胜到手,但是卡尔并不满足。他在赛前就把所有人拉在一起强调:“别让胜利冲昏了头。”他要带领球队打破联盟主场单赛季战绩记录,他要让掘金成为一支没有全明星的总冠军,他要实现自己25年执教生涯的终极理想。

Q:你现在找到了乐趣?

A:你知道,就执教来说,你永远不会有太多乐趣,不过毫无疑问我很享受。我们在连胜。在尝过失利的滋味后迎来一波连胜,或者是60天里输4场这样的事儿,会让你很高兴不要为输球头疼。在NBA,你赢了,就会相信明天依然会赢。可一旦输了,感觉就像再也赢不了了。

Q:你会像其他人一样,为掘金感到惊讶吗?考虑到你们从失去安东尼的打击中恢复得如此之快。

A:我肯定会对这样的速度感到吃惊,从重建开始一直到现在成为西部的一支劲旅。现在这支球队里,只有一个人和梅罗(安东尼)打过球。梅罗的交易,是两年前的2月吗?那是一个停摆的赛季,所以现在这帮人在一起还没超过100场球。接下来是去年内内的交易,他是我们改变的另一个步。就像是那种最后的抉择,“我们要从年轻人开始”。这两年,我们用库弗斯、莫兹戈夫比用大鸟(安德森)和内内多。我们开始把目光瞄准年轻人。这支球队开始进步,努力训练,保持专注。就现在来说,就是他们展示出了一起完成82场比赛的持续性,并且证明他们足够好,这就是我们今年在做的事。

Q:随着你执教生涯的增长并获得成功,会让你远离大多数教练都会遇到的信任风波?或者其实依然有?

A:我不认为年轻教练能像我一样承担这些风险。与此同时,我想我的同僚和我为了阐释我们究竟在做什么付出了很多。只要球员想打球,我不会反对,对于球员为什么不上场我也乐于给出解释———事实上我鼓励这么做,我们喜欢这样。我想要球员更加主动,会因为上不了场而变得生气。但我不希望他们在比赛场、训练场、更衣室用一种消极的态度拖累球队。和我私下解决,和经理私下解决,和我的助教私下结解决,别公之于众。我一直在和球员说,我已经61岁了,我不是个自我的人。这些决定并不是私人决定,我早已过了那个年纪。我会从篮球的角度看谁打得更好,谁努力,谁更专注自律,再做决定。

Q:安德烈·米勒经常会和球员交流,这是不是说明场内外,你球队中的年轻人都需要一个这样的领袖级人物去指引方向?

A:不,我认为安德烈是更衣室的老将。我想伊戈达拉会站出来,我认为泰会站出来,我认为加洛(加里纳利)会站出来———我之前认为对于一名欧洲人来说承担责任不太现实,但是加洛有那个特质和决心去承担责任。我们的替补是一个整体。练习很有质量,是因为替补会跟主力较劲。我是说,现在替补席甚至都在生我气,就因为我不让安德烈·米勒训练时间太长,所以他们就失去了一名领袖。我们训练中充斥着垃圾话,关于谁能够赢下队内训练。没有人会一直在训练中赢下去,这是好事。

Q:(过首轮)在几年前会是你们能考虑的惟一问题,考虑到你们现在的进步,这是好迹象。但是你现在的健康状况如何?

A:我很好。我的声音,在今年早些时候,还处于一种比较虚弱的状态。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不过我已经接受了一些治疗,并且效果也很好。在本赛季头两个月的赛程是最困难的部分。现在更多的情况下我们是在主场,这意味着我能有更多休息的时间。只要球队的状况足够好,我就有更多“开小差”的机会。

我只教他们怎么打5对5的比赛。那些恢复训练、投篮训练或者是其他日子,我大多数时间让其他人去搞定这些事,自己会在后面的屋子里坐下,看着他们训练。我们有一支很年轻的团队,现在的情况是每个人都在享受这个过程。球探做他们该做的,我的助教也会接管我不在的时间,当他们把情况汇总给我,我去执教比赛。

Q:当你经历过这么多之后,会不会在某个特定的时段,让你觉得得到了额外的赏赐?

A:我不知道这个算不算额外的赏赐。我还是会紧张,我还是会有恐惧,我还是会有所有教练都会面临的偏执。我想用在我身上最合适的字眼应该是“均衡”。我现在已经更加均衡。如果我觉得失去这种平衡,那就会把健康和家庭放在比过去更重要的位置上。当我发现矫枉过正,我通常会很恐慌,会在执教方面更加努力,花更多的时间在篮球上,并且去解决问题。但是我还是会享受比赛的乐趣,我喜欢鼓励大家的乐趣,促进一支球队,帮他们度过11月和12月的艰难赛程。现在,到了他们成长的时候,在旁边看着他们学会承担责任,是一种乐趣。

Q:在你眼前有没有多少涉及退休的问题,可能性有多大?有没有计划?

A:我在这儿的合同还剩一年(本赛季结束),还有一个三年的合同选项(如果掘金选择执行卡尔的合同,那他将会在掘金再呆三个赛季)。我不认为我会考虑到退休的问题,我也不认为我的下一份工作会引起很多人的注意。我不会去考虑这些,起码我觉得我的职业生涯有很大的可能在丹佛结束———

但愿我的职业生涯能够在掘金结束。

这给了我,再重复一次,更加平衡的状态,也很有可能在思考时比其他大多数教更安全,因为我觉得他们都会担心自己的饭碗。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掘金主帅谈终极理想:15连胜能怎样?我们要的是冠军